趕看網
當前位置:趕看網 > 社會 > 正文

A級通緝犯寇靜瑤:19歲嫁進涉黑家族,乖乖女變黑社會骨干_建平

原標題:A級通緝犯寇靜瑤:19歲嫁進涉黑家族,乖乖女變黑社會骨干

showVrsPlayer({
bid:’145022322′,
width: ‘500’,
height: ‘375’,
autoplay: false,
vars: {“enforceHTML5”: false}
});


公安部A級通緝犯寇靜瑤落網!系山西古交首富兒媳 因涉黑被通緝

封面新聞8月3日消息,7月24日晚,山西太原警方將公安部A級通緝在逃人員寇靜瑤抓獲。

這個女人,19歲嫁進古交首富家當兒媳婦時,因十二輛悍馬越野車組成的婚車隊,成為2007年“全國十大新聞”。

如今,31歲的她,光環褪去。

早在去年,其公公太原古交市首富耿建平,以及丈夫耿威龍,被太原警方抓獲,并定性為家族式“黑社會性質組織”的領導者。

她,則是骨干成員。

從鄰居眼中的乖乖女,到“黑社會骨干”,嫁進古交首富家的12年間,寇靜瑤經歷了什么?

寇靜瑤被公安部通緝的信息

耿建平又是如何從一個“小偷”,搖身變成村支書、古交市人大代表、古交市首富,并率領24名“黑社會成員”涉案130余起?

連日來,封面新聞記者來到古交,通過走訪多位熟悉耿家者后發現:

寇靜瑤及耿家“黑社會性質織”的“最”與“罪”,令人唏噓。

該團伙涉嫌故意傷害、非法采礦、強迫交易、霸占客運交通等案件,更令人咋舌……

家族式“黑社會組織”頭目耿建平被抓獲時的模樣 本文圖片均來自封面新聞(除署名外)

A.第一“最”:最快變身

時間:1988年2003年

寇靜瑤出生,耿建平從“小偷”變煤老板

河口鎮河口村,位于太原古交市東北。

蜿蜒的汾河,沿著黃土高坡的最底部,向遠方延伸。

河口村人寇某旦一家,在村里,算家境一般。早年間,寇某旦在河南打工,結識了河南女子葉某。

1988年9月24日,寇某旦和妻子生下一個女兒,取名寇靜瑤。

彼時,夫婦倆可能從未想過,這輩子會與“黑社會組織”扯上關系,更沒想到女兒有一天會成為公安部A級通緝在逃人員。

也就是這一年,離河口村三四公里外,耿家莊村,剛剛20歲的無業青年耿建平,剛從監獄放出來。

耿建平,耿家莊村民耿所兒老四的兒子,小名耿四心。

熟悉耿建平的都說,他“從小就愛干偷雞摸狗的事,膽子大”,大約上過小學二三年級就輟了學。

“他十七八歲時,翻進一家鐵礦廠,通過下水道,把幾噸生鐵偷出來賣,后來被抓住判了幾年刑。”

出獄后,時逢古交煤礦發跡的上世紀90年代。耿建平糾集哥哥和兄弟,開始私挖煤礦。

耿建平被捕后,用來非法采礦的設備被放在山間隱蔽處

“那時,炸藥管得不嚴,懂點技術甚至自己違法造炸藥。古交煤礦,也不是深層煤礦,而是淺層露天煤礦,往地下挖幾米就能出煤。”

耿家莊原村支書石先生說,耿建平違法購買炸藥,在村里偷偷采煤。只用幾年時間,便發了財。于是,耿建平從“小偷”搖身一變成了煤老板。

寇母與耿建平相識,后者賄選當上村主任

小時候的寇靜瑤,在鄰居眼里,是個十足的乖乖女。

多名鄰居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寇靜瑤小學和初中時,成績都很好,“對人非常禮貌,哪里遇到,她都會主動笑瞇瞇地打招呼”。

快上小學時,父母又給她生了個弟弟,“姐弟倆很招人喜歡”。

上世紀90年代后期,寇靜瑤即將小學畢業。,快30歲“煤老板”耿建平,已是當地家喻戶曉的人物了。

耿建平不僅有錢,更因一次違法犯罪,“讓小鎮上的人,都見識了他的厲害”。

多家媒體報道,90年代后期,耿建平被查出偷稅漏稅3000多萬元,但被警方抓走一個多月后,他被放了回來。

偷稅漏稅的事,不了了之。

剛放出來,耿建平有些收斂。不過,隨著與太原前首富張新明(已于2014年被捕)相識,耿建平“又囂張起來”。

2003年,河口鎮等世晨村、西大卷村、沙巖村、蘆家社村與耿家莊村合并,統稱耿家莊村。

按照規定,村里公開選舉村支書和村主任。耿建平竟帶著10萬元現金,開著車,在“小兄弟們”的陪同下,挨家挨戶晃著錢,要求村民選他。

“說投他一票,給600元。結果大家都投了。他又說沒當上村支書,不給錢。”

幾位村民回憶,耿建平的這一行為,讓村里人覺得“他是個無賴”。

B.第二“最”:最大煤商

時間:2003年2007年

非法采礦斂財過億,寇靜瑤結識丈夫耿威龍

據河口村多位村民證實,在耿建平當上村主任時,上初中的寇靜瑤,也因母親的關系,認識了耿建平的兒子耿威龍。

耿威龍比寇靜瑤大一歲,也在念初中。

此時,已走馬上任村主任的耿建平,在村里,愈加霸道。

一位耿建平同姓遠親透露,2003年,考慮到耿家莊村飲用水含礬,古交市水利部門聯合當地一家煤礦企業,為村里打了一口井。不料,建成沒幾天,水井就被耿建平霸占了。

有了水井,可以大量洗煤,耿建平的私挖濫采變得更加瘋狂。

寇靜瑤是這個四心集團的財務主管

他不僅擴大了位于耿家莊村口的洗煤廠,還用小名“四心”,成立了四心集團。

洗煤廠背后,有大片村民耕地,也被他強行搶占采煤。據村民指證,“一分錢都沒賠償”。

2019年7月30日,封面新聞記者沿著四心集團的運煤道路上山,一路上,挖得觸目驚心的巨大深坑,隨處可見。

耿建平四心集團旗下洗煤廠,背后就是被他挖空的山體

翻過一個大坑,再往上,山體被削成兩半,形成一個幾十米高的懸崖,以及一個足有40畝的平地。

耿家莊村民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直到2017年底,耿建平依然在此挖煤。

耿家莊村委會沙巖村民小組長張先生更是說,耿建平在這片山上,“至少挖走了一個億,如果不是公安機關2018年開始抓捕他,他還會繼續挖”。

前述耿建平遠親推測,從2003年上任村主任到被捕,耿建平通過各種私挖濫采,“至少賺了幾個億,甚至10個億”。

威逼恐嚇,強迫交易壟斷客運市場

除非法采礦,耿建平還壟斷了古交市到太原市的客運市場。

2007年,古交市東曲街道人馬先生與人合伙,投資數百萬元,購買4輛客車準備跑客運,2008年12月獲批手續。

同期,耿建平也獲得相同路線的客運手續。

“他讓我必須把車賣給他。”馬先生回憶,耿建平還誣告他的手續,是通過非法渠道獲得的。這讓馬先生的客運手續,遲遲辦不完。

不得已,馬先生將4輛客車,以低于市場價的總價225萬元,賣給了耿建平。

2009年4月,經太原市相關部門嚴格審查,證實馬先生并非非法渠道獲批客運手續后,馬先生重新辦理了客運手續,又買了3輛車。

“沒想到,第一天開車到太原汽車站下元分站載客,耿建平的馬仔就來了。”馬先生說,

他們一上來,就要求司機將車開出站,并準備動手。

嚇得馬先生的侄兒趕緊報警。

次日,馬先生讓司機把車開到離車站一兩百米的地方等客,又被耿建平手下發現。

“不由分說,上來就打,我侄兒、司機和經營者都挨了打,客車玻璃砸壞,經營者開的桑塔納轎車也被砸壞”。

而在古交市方向,馬先生的另外一輛車,剛從馬蘭客運站出發,就被開著豪車的耿建平親自攔下來,并把車上客人全部趕下去。

走投無路,馬先生主動找到耿建平,提出自己不跑了,希望耿建平把這3輛車也買走。

沒想到,耿建平卻說:“沒錢,要么賒賬,要么停運”。馬先生不敢賒賬,最終選擇停運。

時至2019年,車停在那里,大多數部件已生銹,馬先生也不敢開出來。

除馬先生外,還有13個客運投資人,總共20余輛車,被耿建平通過強迫手段,交易到了自己手上。

C.第三“最”:最兇手段

時間:2007年2016年

寇靜瑤嫁入耿家,耿家打手故意傷害過百人

太原萬柏林警方公布的耿建平、耿威龍黑社會性質組織構架

在馬先生準備跑客運這一年,耿建平一家也成為了全國關注焦點。

2007年,寇靜瑤19歲。當年11月12日,她嫁給了耿威龍。

婚禮當天,耿建平安排12輛悍馬越野車,率領上百輛奔馳寶馬去迎親。同時,他還請來歌星蔣大為、阿寶等助興。據傳,該婚禮花費千萬元,引得古交市相關部門連夜召開禁止鋪張浪費的會議。

一時間,山西煤老板千萬娶媳,成了全國焦點,寇靜瑤也成了當年“全國十大新聞”之一的女主角。

而這一年,也是耿家莊村原村支書石先生終身難忘的一年。

多家媒體報道,包括耿建平自己在內,多年來,他的“武裝隊”橫行鄉里,打傷、打殘上百人。

傷者中就包括石先生。

從2003年起,石先生任耿家莊村支書,與村主任耿建平搭班子。

由于看不慣耿建平的行為,幾年來,兩人多有口角。

石先生被打3次,前兩次,發生在2006年。

第3次發生在2007年。這也是石先生被打得最慘,并導致終身殘疾的一次。

被耿建平毆打3次致終身殘疾的原村支書石先生

石先生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當時,古交市選舉人大代表。

耿建平要求村民們選他,并承諾選上后,每人給3000元,還要帶村民們去香港澳門旅游。

最終,耿建平如愿當選。

當晚,耿建平在古交市區內一家酒店舉辦慶祝宴,石先生并未投票,但作為同事受邀參加。

吃完飯下樓時,耿建平的手下在電梯內,質問石先生“為何處處與耿總作對”,并對其施以毆打。最終,導致石先生3顆牙齒掉落、右手肌肉和神經受損。從此,石先生的右手連拿筆都拿不穩。

2008年,再一次換屆選舉,石先生選擇了放棄。他說,“不愿與這個流氓為伍”。

寇靜瑤加入“黑社會”,耿家開始報復舉報人

嫁給耿威龍后,寇靜瑤成了四心集團的會計。

多位村民認為,也就是從那時起,寇靜瑤有了變化:“不再像以前那么有禮貌,見到同村鄰居,也不再打招呼。出入都是坐豪車,身邊還跟著保鏢”。

此時,因長期遭欺壓,部分村民向有關部門舉報了耿建平。

不過,村民們的舉報都石沉大海。相反,部分舉報人還遭到報復。

2015年,沙巖村村民小組長張先生收集好材料,將耿建平告到了太原市有關部門。

張先生舉報事實,除耿建平非法采礦、稱霸一方外,還包括耿建平的礦場發生生產事故,造成一名陜西籍15歲童工死亡被隱瞞。

經太原市紀委調查后,取消了耿建平的古交市人大代表資格。

從此,耿建平懷恨在心。

2015年6月,耿建平的父親耿所兒突然向公安機關報案,稱2010年8月至10月,沙巖村在治理地質災害、滅火過程中,故意毀壞其在耿家莊村桌子溝栽種的楊樹林,損失56116.5元。張先生作為小組長,應負直接責任。

2016年4月1日,張先生被古交警方抓捕,并被關押202天。

經反復申訴,太原市人民檢察院作出裁定,現有證據無法證明張先生故意毀壞耿所兒的林木,決定由古交市檢察院賠付張先生52295.78元。

D.第四“最”:最大欺騙

時間:2016年2019年

入股鄉鎮信用社,村集體收益揣進腰包

在耿建平構筑“黑金帝國”的路上,他被指一面“假裝為村民辦事,一面把集體收益揣進自己腰包”。

最為典型案例,是2009年,耿建平以450萬元的價格,從邢家社鄉政府購買兩家煤礦,轉手便以1.72億的價格賣給華潤集團。

而這兩家煤礦原本的股權、投資、債務等等并未清算干凈,致使多位投資人血本無歸。

在耿家莊村,耿建平也把本應交到鎮政府管理的集體資金,扣押下來,由他個人管理。

張先生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沙巖村的集體煤礦承包給私人后,獲承包費240萬元。

2003年,耿建平上任村主任,他將這筆240萬元扣下來,致村里無法償還河口鎮信用社的15萬貸款。后來,連本帶息竟還了40余萬。再后來,這筆承包費縮水到169萬元,縮水部分的31萬元,耿建平以各種開銷為由扣除。

“借15萬,還40多萬,后來才知道,河口鎮信用社,有耿建平的股份。”張先生說。

生兒獎勵200萬,生女獎勵100萬

耿家莊多位村民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進入四心集團當會計,并逐漸成長為財務主管后,寇靜瑤獲得耿建平的信任,“耿建平的所有經濟賬目,都交給她打理”。

寇靜瑤嫁入豪門后,入住這間豪華別墅

還有一個傳言,在家中,耿建平給寇靜瑤下達指令,“生個兒子獎勵她200萬元,生個女兒獎勵她100萬元”。

而寇靜瑤也“爭氣”,12年間,生育4個孩子,兩男兩女。

不知是真得到獎勵,還是耿家人原本出手大方。村民們說,總之,寇靜瑤后來學會了鋪張浪費,成了奢侈品“代言人”,“出門換著奔馳寶馬坐,聽說一年光化妝品,就要花200多萬”。

河口村村民同時證實,寇靜瑤的父親是普通上班人員,母親無業,但幾年前,就在古交市區買了公寓,從河口村搬進了城。

其父寇某旦,自從成了古交首富耿建平的親家后,“也變了個人,感覺驕傲起來,不太看得上老鄰居了”。

生活奢靡愛騎馬,村蓄水池變私人游泳池

相比兒子耿威龍和兒媳寇靜瑤,耿建平的奢靡和高調,更是令村民咋舌。

不愿透露姓名的耿家莊村民介紹,耿建平擁有多輛豪車,他本人反倒喜歡騎馬。

平日里,耿建平出門,就會在前面騎馬,“小弟”則開著奔馳寶馬,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,“穿過古交市區,其他車輛早早就停著讓路”。

在耿建平洗煤廠背后半山腰,耿建平為爺爺修建了占地近2畝的豪華墓地。

耿建平為爺爺修建的豪華墓園

山頂處,原本為村集體防火和澆灌林木的蓄水池,則被耿建平打造成豪華私人游泳池。

為掩人耳目,在游泳池旁邊,掛的竟是護林防火中心招牌。

耿建平把村里的蓄水池改造成了豪華游泳池

村民們說,“一般人上不去,到那里游泳的,都是耿建平的人,或者他請的貴客。”

2018年3月,古交市200多名市民聯名向中央巡視組、山西省紀委舉報耿建平和他的“保護傘”。

5月23日,由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派出民警,采取異地辦案,前往四心集團抓捕耿建平。

不知是走漏了風聲,還是耿建平提前察覺到了什么,在四心集團,警方只抓獲了耿建平的二婚妻子夏亞紅(非耿威龍母親)和兒子耿威龍。

四個多月后,警方終將耿建平抓獲歸案。

通過審訊,警方厘清了以耿建平、耿威龍為組織者、妻子夏亞紅、兒媳寇靜瑤、兄弟耿五心等為骨干成員的耿氏家族“黑社會組織”。

一并查明了這個有25人的組織,涉案130余起,分別是非法采礦、故意傷害、故意毀壞財物、敲詐勒索、尋釁滋事、強迫交易、非法占用農用地、重婚等。

2019年7月24日,公安部發出A級通緝令,寇靜瑤在50名在逃人員之列。當天夜間,警方在榆次將寇靜瑤抓獲。

而耿建平、耿威龍等人,目前已被移送進入公訴階段。

……

耿氏家族將被如何定“罪”?背后“保護傘”是誰?屢屢犯案緣何能成功脫身?

封面新聞將持續關注。

(原題為《公安部A級通緝人員寇靜瑤:19歲嫁進涉黑家族當兒媳 從乖乖女變“黑社會骨干”》)
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趕看網 » A級通緝犯寇靜瑤:19歲嫁進涉黑家族,乖乖女變黑社會骨干_建平

贊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評論 0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河内五分彩是不是诈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