趕看網
當前位置:趕看網 > 寵物 > 正文

四月的花架_何首烏

原標題:四月的花架

周末下午,離不開音樂、鳥語和花香。紫藤花瓣像雪花一樣飄下來,飄入在我的茶杯里,我下意識去撈出來,又突然止住。看著漂浮在茶杯表面的花瓣,我不舍得。這就是對春天特殊的依戀吧?

一只很大的黃蜂來采蜜,我直勾勾地看著它,心里嘀咕:“不要過來,不要靠近我。”只要不靠近我,我也不招惹你,甚至不驅趕你。你采你的蜜,我看我的書,咱們相安無事。世界里二物相遇,本可以和平相處,只是因為相互間的猜忌和害怕,才引出一場場爭斗。動物間如此,人和人如此,國與國也是如此。本來世界大了,誰都可以去相互看看,卻招來那么多的恐懼和排斥,原因都在于相互間的害怕。

動物是如此,植物也是如此。動物搶食物,植物搶陽光。我的紫藤花架上,至少有五種:紫藤花、木香花、葡萄、金銀花和何首烏。只要能爬藤的,我都讓它們爬上去。爬上去的現象很有趣,那就是搶陽光,每一種都要企圖蓋過另一種。紫藤很強勢,新枝抽頭非常迅速,一場雨之后,可以突然間長出幾十公分,它們總是在冒頭在最上方,伸出長長的龍須,隨風搖動著,張牙舞爪,有點耀武揚威。

木香花葉小而密集,從一個點慢慢鋪開,像一灘綠色的水一樣,只要漫延到的就是它的地盤。4月的季節是紫藤花和木香花爭相斗艷的時期,花架是它們的舞臺。木香花為冬天長青植物,葉子布滿了它的領地。紫藤是冬天掉葉植物,剛剛復蘇的紫藤是先開花后長葉,所以只能在木香花上面開,無法掛下來,開再多也被木香花葉遮擋在上面。但慢慢地,紫藤開始從木香花的狹縫里鉆出來,一旦成功,便是一大串,一個星期之后,架子上掛滿了紫藤花。

紫藤花下垂,木香花向陽,其實不用爭斗,它們各取所向。當紫色的紫藤花,和白色的木香相映成趣的時候,最得益的便是花架下的賞花人了。二種花都有各自的芬芳,都淡雅悠長,但不盡向近。

金銀花也是喜陽爬藤植物,如果被種在陰暗角落,它能跟著陽光的方向,慢慢攀巖,直到遇見太陽,在和太陽擁抱后開花。同一株金銀花開出的花有二種,黃色的和白色的,所以叫金銀花。金銀花沒有前面二種那么高調,它顯得孤傲自戀,在其他的莖葉中,悠悠自在地生活著,漫枝延葉,悠閑開花。

葡萄是一種常見水果,大葉,易害病半枯,大面積長容易蓋住其他的植物,影響花架的觀賞性。所以,我會大量修剪,只讓它長少量的枝葉,掛于架子邊緣,點綴氣氛。我的花架原來是個葡萄棚,有三棵葡萄樹,當年葡萄是這里的主人。開始也長了不少葡萄,我吃過,很甜,但大部分被鳥吃了。我不吃自己種的東西,怕麻煩,要打理。同時也不想與鳥爭食,我還有一棵琵琶樹和一棵桃子樹,我也一般不吃,讓鳥兒美食吧。后來就種了更多的爬藤植物去搶葡萄的地盤。雖然不喜歡葡萄霸占太多的地盤,但我也不舍得把它們給砍了,都只是修剪它們的枝葉,抑制它們無節制的生長。

何首烏看似纖細柔弱,但生命力極強。有一次在一家店里看到一個盆景,一株植物有著一個造型優雅的根球,長出一根像線一樣非常細的莖和優美的心狀葉瓣。我問店主這是什么植物?她說是何首烏。我喜歡上了,便在一次逛苗圃的時候買了幾個根球回來種在花架下面。結果長得很快,開始還算細生細氣地長,后來就可以用“瘋長”二個字了形容了。一棵何首烏可以爬滿花架的三分之一,到了秋天就開花了,白色的小花,非常小,但非常密。

還有一棵爬上了院子邊的廣玉蘭,廣玉蘭樹很高,有十幾米高,何首烏爬到了樹頂,開了一大灘的花。后來,花落下來,種子也飄得滿地都是,結果遍地長出了何首烏的小苗,讓人感嘆唏噓不已,這就叫生命力。現在,我需要經常拔掉一些長得不是地方的何首烏,也要經常剪掉一些還在瘋長的枝藤。我已經不敢用“纖細柔弱”這個詞來形容它們了,它們粗的枝也有小拇指那么大小。不要小看一個柔弱的物種,只要它肯繁殖,就會成為這個世界的主流。
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趕看網 » 四月的花架_何首烏

贊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評論 0

評論前必須登錄!

登陸 注冊
河内五分彩是不是诈骗